最新理财产品

      优惠信息

        银行理财产品

        股市分析

        人民币理财:

        外汇理财 :

        当前位置: > 财富舟商 > 财富人物 >

        兰痴俞国强

        来源: "舟商“杂志 | 2014-03-05 10:34 字号:T T
          熟悉俞国强的朋友常揶揄他是“强盗扮书生”。他也不反驳,笑着说“人养花,花养人”,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文| 图 本刊记者 刘艾妮
          从定海驱车往大展方向,经过田公岙村,沿着一条蜿蜒的水泥路曲折上行,最后穿过一段林荫掩映下的沙石路,眼前豁然开朗。俞国强的“仁德兰庄”就坐落在这里。130 亩的土地上,2 万株兰花、50 亩铁皮枫斗,再加上一个能养鱼的小池塘和一块菜园,构成了一个天然淳朴的“世外桃源”。庄主俞国强,中国兰花协会理事、普陀仁德兰花专业合作社社长。曾经杀过猪,做过部队后勤供应。如今是普陀养兰大户,在兰庄里建了一座茶室,喝茶、品兰、谈生意、交朋友,样样不耽误。今年,他的蕙兰品种“素馨”颇受市场青睐。广东、台湾等地的客户纷纷下单。“估计年产值在100 万元左右。”对于一个上规模的兰花养殖基地来说,这个数字不算大,但俞国强不着急。从十多年前爱上兰花的那一刻起,他从生意人变成花匠,心态也随之改变:“现在只想着怎么把花种好。”熟悉他的朋友常揶揄他是“强盗扮书生”,他也不反驳,笑着说“人养花,花养人”,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结缘
          同每个山间少年一样,俞国强从小见惯漫山遍野的兰草。“那时人们只把兰花当作普通野花。码头旁边常有小姑娘手握一把兰花,一分钱一朵在卖,里面甚至还有‘蝴蝶’这样的名品。”因为喜欢兰花的清香,俞国强也常常上山采摘一大把种在院里的墙头墙角。在2000 年以前,俞国强不知道这花香背后的价值。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懂行的朋友,在满院子的兰花中,他发现了一盆不一样的春兰。“据说有可能开出‘奇花’,价值在千元以上。”尽管不知道什么叫“奇花”,但俞国强一听就来劲了。第二天,他与朋友相约去黄杨尖山脚挖兰花。当时纯粹只是好奇。听了朋友介绍和自己找资料发现,普通的兰花还有这么大的学问。”渐渐地,很少有兴趣爱好的俞国强被兰花迷住了,“一头扎了进去,发现兰花的世界奇妙无穷。”据俞国强介绍,目前,普陀区是舟山兰花的主产地。除本岛之外,境内诸岛如朱家尖、桃花、六横也是野生兰花的资源宝库。在桃花岛,齐集了舟山仅有的17 种兰科植物;而千年一遇的春兰极品,就产自六横岛。“那时我每天在口袋里装2 万元现金,一有山农挖到好品种,就立刻过去收。一开始没想着卖,主要想自己收藏着玩。”就这样,俞国强开始了他的兰花收藏之路,与一些懂兰花的朋友接触、交流后,他的甄别和鉴赏能力也逐渐提高。在兰庄的茶室里,他搬来一盆还没谢的蕙兰“素馨”,草叶纤长秀气花瓣呈白色的三角形,香气若有似无,十分素雅。“这是一盆普通兰花,中国兰分为春兰、蕙兰、建兰、墨兰、寒兰,还有云贵川的莲瓣春剑等。每一个品种都有可能发__生变异,产生奇花,兰花作为收藏品的乐趣就在这里。”俞国强呷了口茶,打开了话匣子。据他介绍,人们将野生兰花的变异品种定名、传世、建立兰谱,制定鉴赏标准始于宋朝,完善于
        清朝。至今古籍传世的兰著兰谱72 种,从宋至民国前人选出流传至今的传世春兰名种300 余种,蕙兰100 余种。如今人们熟知的名兰绿云、宋梅、大富贵都是。因为野生兰花品种变异得好的非常稀少,花就有了十年一遇、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精品、神品和极品。“我们兰界说,‘千梅万世选,一荷无处求’。这里的梅是兰花中的梅格,荷是指兰花中开
        出的荷瓣。都是绝世珍品。”
          从上世纪80 年代开始,舟山兰花中的一些代表,如蕊蝶、碧瑶等品种开始被人熟知。在不断下山的过程中,又出现过不下百个好品种。这其中,有诸如千岛之花、黑猫、大小元宝、芝元、麒麟等。近30 余年来,舟山兰花在全国及省市春兰品系评比中,获得的金银铜奖几乎占评奖总数的一半。舟山产兰花的交易额,占全国春兰新品交易的60%。“在江浙兰市有个说法,中国春兰在浙江,浙江春兰在舟山,舟山兰花在普陀。我们舟山兰友有这样的资源优势是很幸运的。”俞国强感慨。
          入门
          手边有了丰富的资源,俞国强开始建立自己的兰花市场。“只要有好花,不用宣传,这个圈子里自然会有人找上门来,一些好的品种卖给别人1 万元一苗,他们再层层转卖,到10 万元一苗的都有。”以收购、转卖的方式,俞国强赚到了第一桶金。同时,他开始向外地搜寻新品种。“在湖北、河南,我都有自己的‘卧底’”。俞国强请当地的朋友帮忙,每当有好花下山时,上前鉴别,如果有好品种再花大价钱买下,这些年来,买花的投资超过百万元。最令他得意的一笔生意是2011 年在湖北随州买下的兰花“灵云”。开花时花瓣呈红色卷曲状,艳丽饱满,十分罕见。“如果带去参加兰展,肯定会轰动。”据估计,如今这株“灵云”的价格在
        100 万元以上。而当时,俞国强买下时只花了10万元。“10 万元如果买到下品,那就蚀老本了。当时能看到的只有花苞,其实就是赌博。别人赌石我赌兰。”俞国强看到这颗兰花苗时,只觉得其形状、色泽与普通草叶不同,猜测有可能开出奇花,带回培育后才发现中了大奖。狂喜之余的俞国强叫来一大帮兰友,赏花品酒,连吃了三天。兰花收藏靠的不仅是运气和偶然,还要靠一双细致入微的慧眼。俞国强在早期投资时也常看走过眼,交过学费。“兰花的作假手法有很多,特别是嫁接,比如有人把盛开的素馨兰花箭剪下来,插在草叶边上,一眼看过去花朵雪白,买回去三五天后就色泽暗淡了。还有的把假花枝用线绑在花根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2006 年,俞国强赶上了全国兰花市场的巅峰。一苗下山时3000 元的兰花“大元宝”在20天时间里炒到了25 万元一株;在云南、四川等地的兰花博览会上,各种高价交易异常火爆。在这时,俞国强显得十分冷静,“市场突然涨起想想就觉得不正常”,这一年,他没有收进一盆兰花。果然,在2007 年下半年,兰花价格一落千丈,俞国强和舟山一些资深兰友分析认为,这是兰花克隆组培技术成熟导致。“兰花珍奇品种死在科技手里这是事实了,一种植物就算再珍稀,它的可复制性还是让收藏价值的大打折扣。”俞国强感叹。在市场最低潮时,俞国强没有停下脚步。2007 年,他开始大量抄底买进蕙兰。同时,投入150 万元建起了现在的“仁德兰庄”,准备打造规模化的兰花养殖基地。在几年的培育中,俞国强的蕙兰“素馨”在花市中小有名气,“由于草叶完整、花形好看,客户评价很高。我们现在跟广东、台湾等地的国兰养殖企业进行合作,希望能有长久的供应关系。”
          遐想
          五点起床,六点锻炼,八点钟准时来到兰庄。俞国强每天的生物钟十分规律。来兰庄参观的朋友、客户甚至笑称这不是做生意的地方,而是他的养生会馆。而“修身养性”确实成了俞国强的生活态度和目标。“国兰文化讲求心境的淡泊、宁静,跟君子兰的形象一样,兰花的香味也只有在心静的时候才能感受到。人常年在这种环境下熏陶,自然会对气质、举止产生影响。”俞国强承认,这十多年的莳兰生活,兰花完全改变了他的性格。20 年前的俞国强和现在不是同一个人。“性格冲动,做生意跟人家起冲突是常有的事,一句
        话不合就动怒,甚至拳脚相加。”而现在,俞国强的爱好是与圈中的兰友喝茶、聊兰花。“我都不喜欢去参加酒局了,连打麻将都戒了”,这样的变化让他自己也深感意外。为了追求更健康的养生方式,俞国强在兰庄另外开辟50 亩地种起铁皮枫斗。“铁皮和兰花一样,都属于兰科植物,现在主要供应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希望整个兰文化和中医养生的方式也能
        让他们感受到。”兰庄的产业布局逐渐成形,尽管还没收回投资,但俞国强已经看到稳步向前的市场。“现在春兰的市场狂潮已经过去了,我们的蕙兰是主力。最重要的是心态平,不要把目光放在投资新品种、赚多少钱上,面向大众市场,这个前景还是很广阔的。”既要面向大众,同时要走精品化路线,这是俞国强的下一步计划。“兰花的大众消费越来越
        广泛,但舟山的消费渠道太窄了,要买花只能去花鸟市场,还只能买到品相差、包装简陋的产品。我在想要怎样让家家户户都买得到兰花。”俞国强准备在定海、普陀等地开起精品兰花专卖店,将蕙兰进行精心包装,作为送礼佳品推向市场。“像福建的连城兰花已经是上市的连锁企业了,全国30 多个城市都有专卖店,也可以网上卖,市场特别好,尤其受年轻人、办公室白领的欢迎。”至于“仁德兰庄”,俞国强设想的是“就让它变成会所,对外开放”,有兰花的展厅作为兰文化的宣传展示,还有供朋友喝茶、聊天、养生的场
        所。“不靠谱吗?我觉得挺靠谱的。本来就是自己的爱好,还是做点自己喜欢的事吧。”俞国强像12 年前一样,又来了劲。

        Copyright © 2008.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635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