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理财产品

      优惠信息

        银行理财产品

        股市分析

        人民币理财:

        外汇理财 :

        当前位置: > 财富舟商 > 财富人物 >

        张高俊:把文化做成生意

        来源:《舟商》杂志 2015-02-11 13:17 字号:T T
          从苦学绘画,直至现在的文化产业,他打算在这个行业里完成自己的终极梦想——从文化始,从文化终。
        文| 本刊记者 钱东晓
          50 岁的张高俊眼神锐利,讲话语速稍快,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就像他为自己的工作室取名“红钳蟹”一样,“红钳蟹霸气、匪气,作为一个画画的人,特别是舟山人,这是必须有的。”
          约好上午9点钟采访,约过半个小时,他才从市政府匆匆赶到南洞,其间又接了数通电话,都跟一件事情有关——即将开幕的中国旅游博览会和深圳文博会,他的几件作品将代表舟山参展。
          “五一”前夕,他刚从中国工艺美术展和义乌文博会归来,抱回一座银奖和一座铜奖。他说:“在美术及工艺领域,我们这个团队几乎拿回了舟山一半的奖项。”他接着又补充道:“漆艺这块,舟山市在整个浙江地市级中是做得最好的一个。”
          在舟山,文化创意尚未形成产业。今年与张高俊一同参展的企业只有6家,而去年,这个数字是4家。
          他现在把更多时间花在跟政府部门、相关机构、专业人士的多方沟通上,希望合力构建一个真正有利于海洋文化“走出去”的平台。这个曾师从朱仁民大师苦心学画的人,后来当过点心师,开过咖啡厅、印刷厂、文化用品批发部、副食品批发市场,直至现在的文化创意产业,他打算在这个行业里完成自己的终极梦想——从文化始,从文化终。
           
        海边一只“红钳蟹”
          张高俊的微信名叫“蟹哥”,他的公司以“红钳蟹”命名,公司创刊号特地请他的导师朱仁民先生题了“红钳蟹”三个红色大字。他似乎偏爱这种张牙舞爪的生物。
          红钳蟹,舟山人的称呼,学名招潮蟹,多见于渔港、码头滩涂边。两只钳子一大一小,大的那只又红又大,超出身体长短。虽不起眼,却承载了张高俊最朴素的乡土情结。
          上世纪90 年代,张高俊经历了人生中最灰暗的时期。投资失败的他背负180 万元的债务,背井离乡只身来到义乌。他说自己曾一度想到自杀,“那时,感觉生活是黑色的,但作为一个儿子、丈夫和父亲,我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决不能放弃。”
          来到义乌后,他一有空就会拿起画笔,画记忆中红钳蟹:月夜独行海疆的红钳蟹、落潮后出来觅食的红钳蟹;密密麻麻的红钳蟹阵、三二成群的红钳蟹伙伴……“想家的时候,就画一下。”后来,这些画作都被他收录在了自己的图集《海梦》中,或许在那时,家乡对他来说只是一个触不到的像梦一样的地方。
          “在岛上衍生的代代子孙都有一股犟劲,高俊就是一位艺术天赋极高善于拼搏永不停息的斗士。”舟山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王飚在为《高俊画集》作序时曾这样评价。或许就是凭着这股子犟劲,张高俊在义乌开办了海鲸工艺品厂,用自己的绘画基础设计生产工艺品,远销海外且广受好评。不出6 年,他就还清了所有债务,事业渐渐步入正规。
          也因为骨子里的这股犟劲,2007 年张高俊偶然接触到漆画工艺,便无法自拔。“这是一种特别适合表现海岛题材的艺术形式。”张高俊远赴厦门参加了中国美协漆画艺委会举办的漆画高研班,从大漆调配、肌理技法,到贴金髹漆、泡洗磨光,他一头扎进漆艺的世界,三次被大漆“咬”得手肿脸胀。
          2011 年3 月,张高俊的犟劲又犯了。他对家人说:“我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去了。”于是把义乌年产值千万的工艺品厂交给妻子和妹妹打理,又义无反顾地回到了舟山。
          锈迹斑斑的铁锚、鳞次栉比的船桅、波光粼粼的海面……张高俊的作品无一例外都包含了海洋元素。他认为,漆画更能展现海洋题材的厚重感和沧桑感,而这也是他选择回乡创作的主要原因。
          当时的张高俊,还庆幸自己和刚刚升级为国家级新区的舟山一样,到了发展文化产业的最佳时期,他要把家乡的记忆留住,多做一些跟海洋文化有关的事情。
           
        从文化到商业的阵痛
           张高俊的艺术天赋被许多大师所公认。年幼时曾师从潘天寿的大女儿,也就是朱仁民的母
        亲学画。后来,潘老师发现了他的绘画天赋,又推荐他拜朱仁民为师,成为他最早的入室弟子之一。这也成就了他在朱仁民因摔伤瘫痪期间,患难与共的一段情谊。
           作为一位艺术家,张高俊目前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舟山市渔民画产业协会会长,舟山市工艺美术学会副会长。他的作品《闽风遗韵》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海风》入选全国第八届“群星奖”;《迷巷》被国家博物馆收藏;《船台夜歌》被上海世博会收藏;《鱿香》和《诱惑》均入选第三届全国漆画展……浙师大将他的工作室定为漆画培训基地,每年有60 多个全国各地的教师来这里培训学习漆艺。
           但同时,他又是一名有经济头脑的商人。回到舟山后,他承担起了舟山旅游协会旅游商品分会副会长、舟山渔都风情采风基地主任、群岛美术馆馆长之职。他一心发展舟山的海洋文化创意产业,“这条路确实难走,但我还是要走一下,将来对其他搞文化的人,都会有一点启示作用。”
          从文化走向商业,这是一个必然的方向,却并非一帆风顺。张高俊是沈家门人,2011 年回舟山时,他向普陀区政府上交了一份报告,慷慨陈述了关于发展海洋文化的种种设想。等了一年多,这份报告犹如石沉大海。
          于是,他砸下10 多万元,在临城租下一套别墅搞创作。他设计的海洋文化工艺品,在义乌文博会上碰巧被舟山相关部门的领导看到了。2013年,在定海区委书记傅良国的邀请下,他来到了南洞艺谷。“我虽然是一个商人,但我也是一个艺术家,我觉得在南洞这样一个地方做事业,需要一点浪漫主义情怀。”他说。
          刚开始,他认为这里是自己尽情挥洒艺术的浪漫主义的地方。他办起了渔都风情采风基地,一年对接20 多批艺术院校的学生到舟山采风,每次都接待50~120 人,这些人一来就待个十天半个月。
          当然,这还不是他所设想的采风基地,他的想法在“无中生有”四个字上。“南洞能留人景物太少了,我不得不用大部分时间带学生到海岛上去写生,这样一来成本就增加了。”
          他想在南洞艺谷“造景”,在水库边垒起舟山最古老的石房,木船边还原渔嫂织网的场景,山边建起六七十年代的农村大队部,甚至可以对原先的壁画重新设计,展现舟山风土人情。在这里,舟山黄牛、番薯饼,晒鱼鲞、割稻谷……所有一切舟山元素都从历史的长河中撷取、拼凑起来。学生可以从不同角度取景作画,游客也可以体验舟山历史的轮回变迁。
          然而,创意伴随着文化,并非一朝一夕之功。目前摆在张高俊桌面上的,最首要的问题就是,资金从何而来?“如果政府不给一些具体的扶持,中小创意企业是没有能力投入的。如果这样,培养和孵化的初衷将很难变成现实。”张高俊说到此处,言语中透露出无奈。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有同样困惑的应该不止张高俊一人。2012 年,《舟商》记者采访时任南洞艺谷艺术总监的关尔,他想在南洞打造戏剧谷,言谈中同样为资金所累。如今,想法未落地,人已离开。
          相比前者,张高俊的成果显而易见。在群岛美术馆,一排排橱柜中陈列着漆画、渔民画的各种衍生品,海味浓郁。在进门正厅,几块舟山大黄鱼的仿真海鲜浮雕一字排开,乍看之下真假难辨。这就是为他捧回今年中国工艺美术展银奖的作品《舟山大黄鱼》。
          这些艺术衍生品,有些还在开发摸索阶段,有些已是较成熟的商品,上千个批量生产,销量与前几年相比也有所上升。“商品跟艺术品不同,要有大批量复制的条件。”他说,“像大黄鱼的仿真浮雕,材质是石粉和树脂,就适合大批量生产。”
          今年4 月21 日,市委宣传部牵头成立了舟山渔民画产业协会,张高俊担任首任会长,目的是把渔民画打造成舟山的一张文化名片。他要做的,就是探索如何将渔民画融入到旅游商品中,将其真正做成一个产业,使渔民画作者与企业都能受益。
          但是,有些人并不理解,甚至还有冷言冷语传到他耳中。“在工艺礼品领域,我敢称舟山投入最多,但是我愿意做一个引导者。”他说。因此,渔民画产业协会成立之时,他自己掏钱垫付了注册资金。此外,他还要代表舟山不停参加各种展出,接待各地来访者。
          身边的亲戚朋友不理解,更戏谑他是“苦行僧”,“不赚钱也就罢了,还每年往里面投入七八十万,到底为了什么?”张高俊无力反驳:“就当给自己一个机会,以后会怎样,我也没有底。”
          “做文化产业最痛苦的是,大家都认可你,但是真正会支持你的却很少。”他说:“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激情就会像一只气球,嘭一声就爆掉了。”他用手比了一个爆炸的姿势。不过,他很快又打开了话匣子。“我是个闲不住的人,接下来要做的东西才好玩呢!”
          他花30 万元收了3 条破旧木船,“光把船板的钉子全部拔出来就花了好几万,然后还要打磨,全部很费功夫。”他要把旧船木做成家具,做成艺术品,“这又会是舟山的一个亮点。”要做的远不止如此。“旧船木饱经风霜的感觉,很适合与佛教元素结合,做成精致的壁挂、禅画。”
          “会不会觉得产业过于分散?”
          “的确太分散,但是很多想法挥不去推不掉。我考虑将来成立不同的子公司,比如渔民画公司,旧船木艺术公司等等。”他话锋一转,“而我会把更多精力放在漆画艺术上。
          “只有作品是永恒的,只要足够好。搞艺术的,总想留下点实实在在的东西。”采访临近结束,他突然放慢语调说。

        Copyright © 2008.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635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