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理财产品

      优惠信息

        银行理财产品

        股市分析

        人民币理财:

        外汇理财 :

        当前位置: > 财富舟商 > 财富人物 >

        陈沸的法与情

        来源:未知 2015-12-21 09:41 字号:T T
          回忆这20多年,陈沸总觉得过得太快,而司法环境的变化总让人亟盼未来:
          “我庆幸处在这样的时代,也庆幸自己选择的路。

          文 |  本刊记者 刘艾妮
          图 |  建纬(杭州)律师事务所提供
          
          3月31日,小雨。江苏南通的景福宫一片肃穆。人们赶来这里参加著名律师、音乐家曹星的追悼会。
          陈沸是最早到的几个之一,缅怀前辈,他神情有些黯然 :“曹星先生可以说是我的伯乐、恩师。
          当年,我从法院辞职,很大程度是受到曹律影响。”在曹星创办的星韵律师事务所,陈沸待了7年。32岁到40岁,在一个男人精力最盛的这段时光,他咬着牙一步步从普通律师做到副主任律师。个中艰辛,陈沸常叹“冷暖自知”。到后来离开星韵,自己创办建纬杭州律师事务所,直至拿到五年一届的“浙江省优秀律师”,他的“严于律己”仍然带着当时的烙印,甚至成为性格的一部分。
          “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这是美国大法官霍姆斯的话——陈沸成长的这20多年,正是国内司法环境和律师制度不断变革的20多年。从舟山的地方法院走出来,他经历了体制内的安逸、改制脱钩的艰辛和市场环境中寻找自我身份的尴尬。如今,向着独立性、专业性的新一代律师的方向,陈沸相信自己正走在一条对的路上。

          陈沸:生于1969年,普陀沈家门人,西南政法
          大学法律硕士。现任建纬(杭州)律师事务所主任、杭州市舟山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杭州市政协委员、浙江工业大学法学院客座教授
          企业文化 :专业与团队
          
          水到渠成
          1969年的舟山仍在“革命”的浪潮中。这一年,陈家出生的男孩,父母为他取名“沸”,意为“沸腾的年代”。这名字仿佛暗示了什么,陈沸聪明,却不安分。
          大学毕业后,陈沸手握企业管理的证书,却被阴差阳错地分配至普陀区人民法院,后在经济审判庭从事审判工作。
          当时正是国企改制的高潮,许多经济案件的法律法规尚无前例。陈沸曾参与办理舟山市首家国有企业——舟山袜厂破产案和位于桃花岛的桃花冷冻厂破产案。“既要使企业的国有资产得到保护,又要妥善安置职工”,经济审判庭的位子着实不易坐。
          他还记得,有一年,舟山一艘装运石子的货船在长江口触礁沉没,导致多名船员死亡,船员家属向法院起诉船主,要求赔偿。当时受害者家属情绪激动,而船主对船舶是否适航问题为自己辩解开脱。身为案件承办人,陈沸一面安抚当事人,一面顶着酷暑几次赶赴上海吴淞港监、上海市气象局等地调查取证,获得材料,最后判决死难者家属获赔。
          “像这样的案例都让我感到自己是适合学法律的,也是从那时起真正对法律产生兴趣,想要去钻研。”不久后,陈沸以舟山法院系统第二名的成绩考入复旦大学法律系。1995年底,他自费去新加坡留学。
          正是在这个最宜居城市,陈沸直观地感受到一个法治国家的精神面貌。
          他曾在新加坡乌节路的一家书店里买过华文版的《李光耀回忆录》,这几天,又拿出来读了一遍。李光耀曾在英国剑桥学法,且担任过执业律师,陈沸看到的是他的治国理念始终贯穿着法律人的思维。
          在SIAC(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和新加坡最大的律师事务所——Allen and Gledhill,陈沸敏锐地察觉到,从事法律,和最顶尖的律师并肩,这是自己的方向。
          “你看到了差距,才有了目标,想起身去追赶。像 Allen and Gledhill,1902 年成立的新加坡最大的律师事务所,参观完的感受是,中国律师真的任重道远。”回国后,漂亮的新加坡樟宜机场和城市道路仍然不时浮现在他眼前。“有种冲动,想要离开。”
         
          法在人心
          顶着巨大的压力,陈沸迅速办理辞职,之后是“整夜整夜”地复习迎考,最终如愿获得律师资格证,并在1997年10月进入杭州的第一家民办律师事务所——杭州江南律师事务所。
          尽管律师创业的大环境已立,但当时的现实状况是:离开法院,就是离开“铁饭碗”,一个律师如果接不到案子,就连温饱都成问题。直到今天,小律师初出茅庐后,在成功的道路上仍然举步维艰。甚至有数据表明,在中国有律师近12 万人,但是有 80% 挣扎在工薪线上。
          为了维持生计,陈沸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业务拓展”上,在朋友、同学、亲戚——律师圈称为“老三样”的关系网中寻找机会。“常换通讯录是我那时最重要的功课。”
          最不适应的是身份的变换。曾经的法官到律师,同样是从事法律工作,在法学圈中被称为“法律职业共同体”,但在中国的司法体系中,这两者仿佛是对立的。
          “刚做律师时,一些年轻的书记员经常‘横眉冷对’,不习惯。”甚至在办理一些普通的婚姻案件中,陈沸还因为调查取证遇到重重阻挠。
          陈沸记得,在江南所时,有一宗抢劫案的被告人委托陈沸为他辩护。为获取一份关键性证据,他踩着一辆破旧的老式自行车,顶着7月的大太阳,骑行至数公里外的杭州郊区祥符桥派出所,从案发当天的值班记录中,查询到其曾带领公安机关抓获其他犯罪嫌疑人的事实。在庭审时,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了陈沸关于被告人立功的观点,从轻判处被告无期徒刑。
          判决下来后,“这种感觉是以前当法官时永远无法体会的,你的努力能够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有很多次,陈沸遇到以前的老同事,“当初不下海,现在应也是庭长了。”有人会这样说。他回一句,“我们从不同角度维护着国家法律的正确实施。”
          天下之事,不难于立法,而难于法之必行。微信朋友圈里,他曾转发人大法学院博导何家弘的一篇力作,“衡量一个国家的‘法治化’发展水平,最重要的标准不是立法,不是法律在纸面上的健全程度,而是法律在现实生活中实施的情况,是法律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2001年,陈沸跳槽至浙江星韵律师事务所,当时星韵的名气已经很大。与公众的认知不同,曹星在杭州据以成名的,是不少刑事案件。“有不少是死刑辩成死缓、无期,把人从悬崖扳回去。”曾有一个杭州的原反贪局长回忆,旁听曹律的刑事案件,辩到高潮时,旁听的人在哭,被告也在哭,场面感人。
          “很多律师的出名,可能在公众眼里,无非是靠帮名人打官司,但其实我们在身边的人知道,这些只能是冰山之尖,大量的高质量的刑事案件才是底座。”
          至今,陈沸回忆起位于庆春路的中河大厦办公室,回忆起前辈的教诲仍唏嘘不已。
          在星韵的7年,陈沸从普通律师起步,直至担任高级合伙人、副主任,“百年奥运纪念金牌”生锈案、《诗人徐志摩》著作权纠纷案、之江度假区别墅买卖合同案等几宗名案也奠定了他在杭州律师界的地位。
          在徐志摩研究专家顾某诉浙江电视台等著作权纠纷案中,陈沸代理浙江电视台胜诉,该案件还被作为典型案例编入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的《知识产权判案评述》及《知识产权法案例研究》等书。
         
          专业论英雄
          2002年4月,在厦门举行的中国民商法实务论坛上,陈沸作为论文作者参加,与点评嘉宾朱树英结识。“儒雅的海派作风。”这是他对朱树英的第一印象。
          在此之后,他数次与这位业内大拿结缘。2005年初,已是星韵所建设工程与房地产法律部主任的陈沸经常飞赴各地参加建筑房地产法律方面的课程,这才发现朱树英是中国律师界该专业的领头羊。朱树英在1992年创办的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是国内首家以建筑、房地产、城市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法律服务为专业特色的律师事务所。
          在星韵所式微后,寻找出路的陈沸开始看到国内律师事务所的专业化方向已经显现。浙江是建筑和房地产产业大省,但专业法律服务与上海北京相比,仍是空白,市场对这方面的需求正在形成。他隐隐感到这是事业的下一个转折点。
          2007年秋天,担任浙江省律师协会民商法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的陈沸,在邀请朱树英律师前来杭州讲课时,与他进行了一次长谈。之后,他又亲赴上海,登门拜访,恳请建纬在杭州落地。被诚意打动的朱树英与陈沸达成合作协议,2008年7月,建纬律师事务所杭州分所成为建纬继北京深圳、苏州、昆明、武汉、长沙后的第七家分所。
          对陈沸来说,这仅仅是一个开始。“真正意义上的专业化法律服务拉开序幕。”
          彼时,被业界誉为“刑辩第一人”的著名律师田文昌曾语,“刑辩才是律师最高端业务。”这种观念,在不少法律人心中已成主流。
          “有相当道理,但也有失客观。”陈沸回忆起2012年,海富投资诉甘肃世恒案,正是因为该案是国内首例对赌协议诉讼案而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而法院的判决结果对于对赌协议是否合法具有示范效应。“民商事诉讼仲裁、行政诉讼本身就专业性极强,像这样的经典案件其实提供的是法律的指引和保障。所谓‘高端’并非某一个领域,而是将律师业务做到极致,才是高端。”
          陈沸做到了用事实反驳:成立7年来,杭州建纬从一开始的8名律师,到现在的45名团队成员,业务量以每年20~30%的速度增长,积累了阿里巴巴、龙湖地产、中粮地产、嘉里置业等优质客户。今年年初,陈沸本人被评为“2009~2013年度浙江省优秀律师”,这是一块含金量极高的奖牌,但按他的话说 :“一切清零,明日继续。”
         
          乡情之馈
          今年1月28日,备受瞩目的杭州“7·5”公交纵火案开庭审理。陈沸受杭州市政协委派旁听庭审,刚一走出法庭,即被v一群长枪短炮围住。媒体们喜欢这个用事实说话、有法律精神的政协委员。在杭州市政协网站开设的“委员博客”中,陈沸的点击率名列第二。
          “这个纵火案的被告包来旭曾经因为患肺结核病无医保引发厌世轻生念头,受四川公交纵火案启发犯罪,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关注外来务工人员的心理健康?”他的解读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对陈沸来说,“法律人”这个身份总是带有天然的责任感。他曾受杭州市法律援助中心委派,代理7岁男童(一级残疾)诉某市城市基础设施开发总公司等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历时三载,终获赔偿,该案被评为“浙江省十大法律援助案件”。
          “律师通过政协的平台履职,尤其在律师制度还不完善的当下,能让法治的观念渗透在政府决策中,我觉得是好事一件。”
          多年积累下来的商业客户使陈沸还多了一个身份:杭州市舟山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2013年6月22日,由赛丽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杭州恒基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三家企业联合倡议发起杭州市舟山商会,是继上海、北京、南京、宁波之后第五家舟山商会。
          也许是乡情使然,陈沸总说商会是他的第二个家。2014年的商会年会晚宴,陈沸亲自上台主持,整台晚会节奏紧凑,高潮迭起。读初中的女儿劝他“端着点”,他却不亦乐乎,笑称找到了“当年在大学玩乐队的感觉。”
          台下,他对舟山商人本能地亲近,热切地为家乡与在杭企业之间牵线搭桥。
          去年3月,夏赛丽、陈沸先后两次组织会员企业家赴舟山投资考察。通过座谈交流、实地走访,赛丽正宏集团旗下的赛丽控股、赛丽新能源及赛丽文化与舟山市政府签订了舟山文化保税孵化区、衢山风电二期及文创广场三个项目,签约金额11.9亿元,均列入舟山市2014年28个重大项目。
          目前,杭州市舟山商会企业在舟山投资的项目已涵盖房地产、能源、港口、酒店、电商、旅游等,拟投资项目包括码头、商会大厦、汽配城等,投资总额接近百亿元。
          热心公益的陈沸还在2014年1月发起杭州市舟山商会慈善助学基金,帮助学习努力、成绩优秀且家庭经济困难的舟山籍学子能够顺利完成学业。截至目前,商会慈善助学基金已募集到善款40余万元。普陀区是此基金成立以来首次捐助的试点地区,2014年,商会确定了20名特困大学生为帮扶对象,共发放助学金10万元。今年年会,又向浙江大学舟山学区(海洋学院)捐赠 10 万元。
          “做这些只是想让自己以后不后悔。”回忆这二十多年,陈沸总觉得过得太快,而司法环境的变化总让人亟盼未来:“我庆幸处在这样的时代,也庆幸自己选择的路。”

          记者手记:
          感谢那个植树的人
          有人说,1949 年后,中国没有出现知名的律师,这是一个基本事实。
          如果随便问一个稍有文化常识的人,他可能会说出一两个作家,一两个科学家或者其他有社会声望的名人,甚至我们可能听说过民国的沈钧儒、史良、章士钊、江庸等和“七君子”事件。但你要他说出一个在中国当代,广泛获得社会声望的大律师,恐怕极难。
          律师制度是西方文化的产物,它在中国的出现只有近百年的历史,在司法制度尚未独立的情况下,律师制度也没有长成参天大树。
          但我们也看到,基本的法律制度、法学人才仍在艰难成长。陈沸是其中一个。
          也许,西方的律师现在已经在树荫下享受前辈们积累下的福祉,而我们中国的律师现
          在正顶着政治、人治的沙尘暴以及民主的干涸而广泛植树,他和他们的努力值得敬佩,值得铭记。 
         
         

        Copyright © 2008.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635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