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理财产品

      优惠信息

        银行理财产品

        股市分析

        人民币理财:

        外汇理财 :

        当前位置: > 财富舟商 > 财富人物 >

        万花谷主的阳光生活

        来源:舟商杂志 2016-03-16 15:33 字号:T T
          文 | 本刊记者  俞杨
          图 | 赵诗晨
          初见杨光安,本能地认为他必是个来自西北的糙汉子。虽然个子不高,但身形壮硕,不止如此,皮肤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语速有些快,又喜欢开玩笑,笑起来配上弯弯眯缝的笑眼,竟能同时显得既痞气又温柔。
          为人所熟知的杨光安,是一个整整花了三年时间,砸下千万重金,在岑港大桥下打造“万花谷”的谷主形象。只因为自己素喜莳花弄草,一直希望拥有这样一个四季如春,万物长生的山谷,可以隐居避世觅逍遥,也可以结交志同道合者。
          然而,随着交流的深入,惊讶于叠加在杨光安身上的头衔竟会如此之多,除了谷主这个头衔外之外,浙江三合商务创意有限公司总经理、青海省绿洲渔业研究院院长、舟山市青年人才学院导师、舟山市青年联合会副秘书长、群岛户外群群主等等一长串,今年3月又多了中国户外探险联盟华东区副理事长这个头衔。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各种社圈能和‘大咖’们玩在一起。”商人身份和玩咖的本质穿插来回,被质疑,同时又如鱼得水,他身上混杂着理想主义和实用主义,天然的乐观主义与生猛折腾的硬汉气息。这些相互矛盾的东西共存一处时,本来应有的挣扎感和撕裂感,在他这儿,相处得自然而然。
          造梦
          “如果为了赚钱,‘万花谷’就不会这样搞。”或许是为了将各种质疑挡在门外,杨光安总是会在各种场合中反复强调这一点。
          杨光安说,梦想等于努力加上坚持。同时他很好地实践了这一点。
          “万花谷”是他多年的梦想,真正着手去做始于2011年。刚放出风声,当地村民就一窝蜂在原本荒芜的山谷中插上了树苗。“密密麻麻,像极了插地香的场面。”杨光安上山一看,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
          于是偃旗息鼓。“这是一种以退为进的策略。”商场摸爬滚打多年,杨光安最擅长揣摩别人的心思。就这样整整捂了一年,当所有人都认为他完全放弃了的时候,2012年正月刚过,杨光安又行动起来,开始挨家挨户串门,做村民的思想工作。
          “万花谷”项目涉及到七八十户当地村民的土地征收。杨光安在村民下班吃饭时间拿着征地协议去谈,递烟,套近乎,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这回村民大都以礼相待,不过吃闭门羹也是常有的事。一次不行再去一次,一而再再而三,一户户去攻克。
          整整花了一年时间,终于只剩下一两户“钉子户”。当厚厚一叠签约协议拿在手上时,杨光安感觉一阵恍惚,“可能就是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吧。”
          “万花谷”真正开始施工是在 2013 年初,与其他农家乐不同的是,杨光安建的是生态大棚。这是一座占地面积800平方米的阳光玻璃房,里面有循环水系,有花有树,抬头可见蓝天白云,内外两层遮阳膜设计让整个大棚冬暖夏凉。
          “即便是雨天什么都不干,只是抬头观雨也别有一番风情。”杨光安毫不掩饰自得之情。
          然而回想起当初施工过程中的困难,他又不禁倒起了苦水。“身边的人把这个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农家乐去打造,我的想法和创意屡遭阻挠。”终于在一次矛盾无法调和时,负面情绪彻底爆发,将一桌子碗碟全部摔个粉碎。
          “前期最难的关卡打通了,还是无法达到理想。”这让杨光安感到沮丧不已。阳光大棚的的建设工期用了半年,装修却整整花了一年。因为没有图纸,无数创意都在杨光安的脑子里,设计方案总是朝令夕改。无数次返工,做出来的东西不满意敲掉重来也是常事。阳光大棚中铺设的地砖是从各地搜集过来的青石板;水渠、水井的石材,都是潮水落去时,杨光安去海边一块一块搜集起来的。
          无数心血倾注下去,才有了今天的“万花谷”。
          “不是没想过放弃,投入到100万元的时候,就有放弃的念头,投入500万元又想过放弃,到800万元再次想要放弃,直到目前已经投入1000多万元,才慢慢释然。这几年自己的棱角已经全部磨掉了,这是一个十分痛苦的过程。”他说。

          乐活
          作为浙江三合商务创意有限公司总经理,刚刚过完春节,杨光安在公司内部会议上表示,想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言下之意是希望将原本的主业交给其他人。
          几乎在同一时间,杨光安参加了中国户外探险联盟组织的体验式培训师的培训。所谓体验式培训,是通过个人在活动中的充分参与,来获得个人体验,然后在培训师的指导下,团队成员共同交流,分享个人体验,提升认识的培训方式。或者说,凡是以活动开始的,先行后知的,都可以算是体验式培训。
          培训结束后,他在自己的朋友圈中写道:挤出时间完成了这次培训,这是一次挑战自我、熔炼团队的训练,一次重新自我归零的培训,是再一次加持正能量的培训,是再一次让自我满血复活的培训。
          “体验之后,团队的凝聚力,自身的谦卑心都会加强,这是一个自我感知的过程。”其实,这是杨光安在为“万花谷”下一步打造户外体验式培训基地做准备。杨光安结缘户外运动,是受到青海“大地艺术”项目的影响。从2006年开始,他基本每年都要去青海开展“大地艺术”创作,在与青海当地的藏族、回族、土族、撒拉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打交道过程中,每天都能接触到完全不一样的文化,“慢慢你会感知到世界很大。”
          “人都会认为未知领域更有神秘感和猎奇感。”杨光安户外探险的欲望越来越强烈。很早之前,杨光安就考出了国际潜水证,有一次,在菲律宾PG岛潜水的时候,因为贪玩跟潜导失散,几乎是九死一生。
          “海底潜水迷失方向,如果向上潜,就会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不知道几米停顿,控制不好就会导致肺部爆炸,另外一种出水时不放信号装置,万一有一艘船过来,天灵盖就没了。”
          说起这段,杨光安至今后怕,与一般体验式潜水在5米之内不同的是,他们潜水一般潜到18—20米,如果擅自移动位置,碰到暗流,人就像是一叶孤舟,“唰”一下能移位十几米,再也找不回来了。
          “只能保持镇定,按照教练员教的方法,待在原地不动,不断敲击氧气瓶。”杨光安感受着海底死一般寂静,被紧张、恐惧笼罩着,呼吸变得急促,“还好三四分钟后潜导顺着原路找到了我。”
          “你看这是我在玩越野摩托车”,“我还有一艘海钓船,一竿子能钓到6条鱼”,“这是在海拔4000 米以上的青藏高原挖虫草”……听着像是在炫富,其实只是在证明自己是个资深玩咖。
         
          回归
          如果只是想一个人玩,那么杨光安就不会建一个不赚钱的“万花谷”。
          作为资深玩咖,他觉得不管是跟着别人玩,去融入别人的圈子,还是自己单玩,从中都能得到不少宝贵经验。不仅如此,也有很多人希望跟着杨光安一起玩,“这时候就会感到自己有责任把他们都圈在一起,有强烈的欲望,传递一种社圈正能量。”
          2011 年,杨光安创建了“群岛户外”QQ 群。而在具体运作过程中,除了传递正能量,杨光安还植入了自己的文化理念。
          “首先是坚持到底,做任何事情三心二意的话,只能成为一个跟随者;其次是民主包容,求同存异,这是建群的第二层理念,因为队伍逐渐在扩大,社圈里面有很多种心态的人,猎奇、交友、消遣的都有,这些人接受的文化教育都不一样,必须要
          有一个民主表决的过程;第三,创新创业共谋发展,这也是社圈发展的生命力。”杨光安一边介绍一边解释,“万花谷”其实就是跟群里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作开发的。
          而随着社圈的发展,杨光安认识到人不能只着眼于小团体。于是,去年他牵头与舟山另外一个“龙行天下”户外群搞了一次联谊晚会,希望能以此进行资源整合,倡导“天下户外是一家的理念 ”。
          这些年,杨光安越来越觉得社圈的引导十分重要,每天总想找一些新奇的东西。“这些感悟不能单单从书上得来,需要自己去感知。”这是杨光安这些年“玩”下来的总结。

        Copyright © 2008.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635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