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理财产品

      优惠信息

        银行理财产品

        股市分析

        人民币理财:

        外汇理财 :

        当前位置: > 财富舟商 > 财富人物 >

        胡科:洗衣这门生意

        来源:舟商杂志 2016-05-27 09:41 字号:T T

          文 | 图  本刊记者  刘艾妮

          关于洗衣这件事,胡科曾和朋友打过一个赌:“我给你免费洗一个月的衣服,包括袜子、内衣,如果你第二个月还不想在我这办张卡,就算我输了。”
        第二个月,这位信誓旦旦说着“谁会那么懒”的朋友真的在积米洗衣办了张会员卡。“因为当他习惯了每天会有人送上干净、熨烫过的衣服,再回去过一切靠自己的日子,他受不了。”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办。”这是胡科创办积米洗衣的一个初衷。2014年7月至今,他在杭州的深蓝广场、绿城兰园、翡翠城等高档小区开设11家直营门店,目标群体很明确地指向中高端用户。为了减少洗衣淡旺季的影响,店内还推出皮具养护、奢侈品洗护等个性化服务,“甚至以后还会有国外很火的租衣服务。”

          胡科把这当做一个关于生活方式的实验。“当有一天,杭州所有家庭都不用洗衣服,我就成功了。”

          洗衣能有多专业

          今年34岁的胡科,已有稀疏的白发。2004年从浙江中医药大学毕业后,他一刻也没停下来过。在医药公司干过科研,开过酒店,做过物业管理。而创办积米洗衣是因为“开酒店时发现床单太难洗了”,他也曾和一些洗衣工厂合作,但种种弊端让他决心自己做洗衣业务。

          “第一,传统洗衣店对洗衣业务有选择;第二,价格方面没有标准 ;第三,连锁加盟的模式,会员卡不通用。”胡科考察了杭州街头的一些连锁加盟的洗衣品牌,多为“前店后厂”的模式,即每家店后面都有一个小型洗衣厂,占地面积 50~100 平方米,需要的人工多、占地大、成本太高,而且店面各自为政,管理上难免出现漏洞,无法确保服务品质。

          “个别店甚至有‘挂羊头,卖狗肉’的做法,去年媒体曝光了一批店,出现医疗民用混洗,干洗衣物水洗。”胡科曾在一家知名洗衣品牌洗坏过一件衬衣,因为拿不出对比证据,店家拒绝赔偿。

          “市场这么乱,我就想干脆自己做。”2014年7月,胡科在萧山某厂房租下200多平方米的仓库,自建“中央洗衣工厂”。

          在整个进门脱鞋,换防尘服的无菌环境里,工厂排列着欧洲第五代洗涤生产线。“我们是欧盟洗涤标准,这是美国洗涤剂,水洗衣物由软化温水浸泡,共有26道洗涤程序。需要根据不同的衣服材质选择不同的机器进行清洗。”胡科一边走一边指,他甚至自己发明了一款有节能烘干专利的全自动干洗机。在这些程序的层层消毒后,对于特定的衣物污渍、染色、破损等问题,工厂还有专业技师人工处理。

          “洗衣服有多专业呢?在踏进这一行之前,我都不知道洗衣服还有专业的资格证书。”胡科介绍,他的一位洗衣工厂主管,“初中毕业,今年的月薪是1.5万元,因为他考出了高级洗衣技师证书。”尽管如此,洗衣服仍然不能靠经验,通过制定标准化管理,整个洗衣流程由公司自己把控,“不存在服务人员经验参差不齐的状况。”


        胡科与工作人员查询订单
         

          要规模还是要质量

          胡科的目标是覆盖杭州的所有高端小区,做社区服务。然而,因为服务环节多、流程长,胡科时不时遇到投诉问题。刚开业时,因为没有和顾客沟通清楚,他们将一条应干洗的蚕丝被水洗,造成蚕丝被缩水,无法使用。“因为这条蚕丝被是小孩用的,当时考虑的是,干洗对小孩不好,一些小孩甚至会为此出现皮肤过敏现象。所以就用了水洗,没想到被子缩水了,但不管怎么样这是我们的错,也是一个教训。”
         

          胡科承认,洗衣行业确实存在投诉率较高的问题,到了旺季更是明显增多。除了技术员工水平参差不齐导致投诉的原因外,很多服装标识都没有标示正确的清洗方式,“一些淘宝上的原单、外贸衣服都没有规范的洗衣标志,这都会导致清洗时出现问题。”

          对于用户的认知,胡科表示未来希望能够培育消费者的认知。“现在一些O2O洗衣企业,像e袋洗、熊管家都标榜‘99块洗一袋’,他们灌输给用户的想法是,将衣服交付给平台,就可以搞定一切。但是事实不是这样。比如有些衣服沾上的污渍,色牢度太强的确无法处理。有很多消费者对清洗过的衣服预期过高,以为洗后的衣服还是像新衣服一样,这是不现实的。”

          他只能在别人做不到的地方下功夫。

          积米目前在人流量密集的小区附近建立了自己的物流点,培训专人上门收衣、送衣。这是一项慢工细活,工人必须仔细检查衣服的破损情况和质量,避免后期因缺乏证据导致的投诉、纠纷。而胡科不放心把这项业务交给第三方物流的理由也在于此。

          “除了没有线上的服务平台,我们和O2O洗衣企业的模式是一样的。”对于现在一片火热的e袋洗、熊管家等平台,胡科认为没有必要快速追赶。事实上,积米已经是熊管家在杭州地区的独家合作方,“但人们往往更熟悉营销做得好的 O2O 品牌。”

          2015年,有媒体曝光“e袋洗衣服和服务同缩水”,翻查此前的新闻报道亦能看到更多类似的内容,虽然最后证实事件并非e袋洗官方所为,而是加盟店方面的因素,但这却暴露出一个问题,互联网之下的服务业扩张很容易受到线下服务质量的掣肘。

          要规模还是要质量,这是一个很难抉择的选题。但胡科来说,这个问题并不难,在快速拿下杭州近一半的高档小区市场后,他选择放慢步伐,“固守杭州市场,暂时不考虑加盟。加盟形式很难控制各环节工作人员的工作态度,为了市场占有率往往会降低准入门槛,更容易出现因态度松懈而导致的质量问题。

        Copyright © 2008.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635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