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理财产品

      优惠信息

        银行理财产品

        股市分析

        人民币理财:

        外汇理财 :

        当前位置: > 财富舟商 > 草根创业 >

        农夫何斌

        来源:舟商杂志 2016-02-25 10:08 字号:T T
          何斌忽然发现,一夕之间,农业成了热门。然而他对自己投入 20 年青春的事业,“只是热爱罢了”。  
          文 | 本刊记者 刘艾妮  
          图 | 赵诗晨  
          北蝉,淡水坑。何斌在巡山。
          一片近300亩的山头,种了橘子、杨梅,大棚里有芦笋,另一边是散养的鸡、两头乌、波尔多羊。像在自家花园散步,何斌指指那头还没休整完的鱼塘和一圈铺了细沙的小道,“等到夏天这里修一条跑马道怎么样?”
          他的绿香源农业合作社今年跨入第十个年头,一切都在轨道上,昌东菜场建了品牌门市部,外地的批发商、食品厂和本市的水果加工企业都有他的销售渠道。去年,何斌年收入500万元。经历过创业之初“每天挑30桶水喂猪”的苦日子,他自认到了能“散步”的时候。
          “定海区十大杰出青年”、“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这两年,何斌收获的关注和掌声不少。受邀和浙江海洋学院的学生交流经验时,他忽然发现,一夕之间,农业成了热门。休闲农业、家庭农场、生鲜电商风生水起。白泉种猕猴桃的大学生村官王佳佳来讨经时,他还有点不好意思 :“做得没她大。”
          对农业,对他投入20年青春的事业,经验之谈显得多余。“只是热爱罢了”。
         
          牛刀小试
          1994届的白泉职业中学农经专业,在当时是最后一届。在这40多个农经班“关门弟子”中,何斌是唯一一个至今还在从事农业的。
          “都去做生意了”,何斌喝了口茶,“谁喜欢种地啊,又苦又累。”
          曾经的他也是这么想的。毕业之后,何斌被分配到畜牧场实践,干的是为种猪人工授精。一个大小伙,天天一身骚臭回家,虽然工作干得尽心尽力,被领导挽留,他还是离开了。他的想法是 :“既然同样是又脏又累,我为什么不自己干?”
          于是,何斌自筹资金,开始养猪。通过关系与舟山市肉联厂签了供货协议后,他拉来一车120头小猪。那时是夏天,何斌每天往返村里的公用水井和猪棚,一天挑水30多担喂猪,从木桶换成大铁桶,直至井水被挑得浑浊。
          “当时家里也不缺钱,对农业纯粹是喜欢,而且当时自己的一股拗劲上来了,就想试试能不能做这一行。”何斌记得清清楚楚:3个月零20天后,120头猪出栏,赚得5200元。那时,北蝉星马村里,村干部的工资是 550-600 元一个月。
          尝到甜头后,何斌又在北蝉承包了近80亩的土地,开始规模化饲养生猪。他自创“发酵床”养猪技术,能解决猪场臭味和猪粪处理难的问题,有类似“五水共治”的效果。
          “在网上找了很久才找到,自己看教程学习。”“发酵床”主要靠一种每平方米200元,呈蜘蛛丝透明状的蛋白菌丝,把它们埋在地里,既能分解猪
        粪,实现零排放,又能让猪拱地,实现养猪场多年不清圈、圈舍无臭味,节省人工、增长快、节约成本等养殖效果。如今在定海,这种技术被大面积推广。
         
          迷茫与出路
          猝不及防地,1997年的金融危机来了。在地里干活,在跑销售时,何斌都能感受到萧条和浮躁的气氛:猪肉不好卖了,朋友们的生意走马灯似地换,还劝他改行。
        定下心来,何斌在2000年承包了淡水坑附近的200亩山地种植柑橘,这里天然的地理优势令他的家庭农场初具规模。
          “只要人还吃饭,农业就是有出路的。”
          何斌组建了北蝉绿香源专业合作社,和32户社员一起种植政府倡导的象山红柑橘。头两年,象山红在本地市场销路不错。但好景不长,2008年,何斌遇到了全国性的柑橘滞销难题,直到现在市场都没缓过劲来。
          “前两年,白泉三官堂的柑橘整车整车地倒在沟里。”何斌回忆。由于舟山的柑橘上市时间晚,且受风大的原因,品质和卖相都不如宁波。再加上大桥通车,外地橘农直接冲击本地市场,这令合作社和附近的橘农损失惨重。
          看着愁云惨雾的社员,何斌利用人际关系寻找销路,得知宁波正在收购柑橘,他马上到宁波联系客户。 “我们社区自己销售掉了60吨,为三官堂与干 青龙社区分别解决了400吨和60吨,单装车就装了半个月。”2011年,绿香源和海力生签约,柑橘售价高出市场价不少,这才挽回部分损失。
          在柑橘上栽的跟头让何斌意识到,舟山市场不是一个安乐窝。“要在市场上有占有量,必须种植高效率、高价值的作物。”
          2013年,舟山的几位农场主有机会到临安的浙江林学院再学习。除了更深化地学习理论,他们还参观了不少当地的农业基地,在交流中,何斌深受启发。
          他结识了一位嘉兴的“芦笋大王”柏正其。据称,柏正其的芦笋基地在嘉兴十分有名,他高薪聘请省农科院专家为技术顾问,采用温室栽培、滴水灌溉、营养控制等高新技术相配套的现代农业设施,形成了一个生态高效的生产基地,每年芦笋产值超过 200 万元。
          辟出一块70亩的蔬菜基地,何斌打算今年把柏正其的芦笋技术引入舟山。
          另一方面,他也看到了科学技术在农业上的革命性作用。在绿香源合作社每月初召开的例会上,何斌请来农林部门的果木专家邱立军,定期来指导。“他们真的带给我们很多新观念,比如矮化杨梅树,既能降低采摘的危险性,又可以提高观赏性,而且不影响产量。去年别的地方发现了小食蝇蛆,我们就搞了几个灭虫测试点,效果还不错。”
          在淡水坑的半山腰,何斌修了几条通向杨梅园的小道,有了这条路,去年的杨梅采摘异常火爆。这些长了十六七年的杨梅树,个头比人高不了多少,全都控制在1.7米左右。这些都是通过矮化技术培育成的,“北蝉的杨梅虽然颜色和颗粒上没法跟白泉的比,但糖度和鲜度还是不错的,这两年加入了杨梅采摘路线,夏天来摘,一个人、一根棒、一只篮子就可以了。”
          今年初,何斌获得共青团中央、农业部联合颁发的第9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称号。而他在2011年拿到的“定海十大杰出青年”的奖牌也还是崭新的。
          “大家好像突然对农业感兴趣了。”何斌也看到,“绿色农业”、“生态农业”等新名词在新一代创业者口中被频频提及。
          “这是好事,说明社会又开始重视农业了。”至于“绿色环保”,何斌认为这是每个农人最基本的底线。如今,合作社里的鸡群采用放养的方式,不对外采购各类含有添加剂的饲料;果树的肥料使用猪羊的粪便;鱼塘里的水产饲料就地取材……“现在基本上已经形成一个生态系统了,不用人为去改变。”对何斌来说,这件事再自然不过,毕竟他已经这么做了 20 多年了。

        Copyright © 2008.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 版权所有

        浙ICP备0507635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